肝癌杀人不眨眼
赞: |好评: |中评: |差评:0 |阅读:
肝癌的一大问题是,肝肿瘤往往是毫无预警的,只有在长到一定规模后才会被发现。 最近到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去了一趟,参访了那里的国家癌症中心,中心 …

文章太专业?太繁杂?

肝癌的一大问题是,肝肿瘤往往是毫无预警的,只有在长到一定规模后才会被发现。  最近到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去了一趟,参访了那里的国家癌症中心,中心内最常见的癌症病例就是肝癌。  这一趟蒙古之行,勾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回忆,让我又想起三年前在手术后病逝的一个肝癌病人;那段惨痛的往事至今仍是我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。  这些年来,我经常会收到病人与家属的来函,好些是充满感激赞语的,但也有不少尽是激愤的痛斥。想当然尔,那位逝世肝癌患者的先生写来的信,属于后一类。  这位先生是司法界一位资深业者,他患病的太太六十几岁,是个谦逊可亲的妇女,长期患有慢性肝炎,结果演变为肝癌。  病人的家属对她关怀备至,予以重要精神支柱。一家人与我和外科医生共同商讨了几种疗程,包括顶多只能起着缓解作用的化疗,以及有可能治愈的手术。  最终在患者知情同意之下,一位肝脏高级外科医生为她进行了肝切除术,把感染癌细胞的部分肝脏切除。  手术看似成功,最糟的结果却出现了。病人手术后黄疸情况加剧,保留的部分肝脏的有限功能不足以维系生命所需,她最终因为肝脏衰竭而死亡。  患者逝世后,她先生写了一封措辞强烈的信,痛斥我们害死了他挚爱的妻子,在信中,他描述爱妻怎么在临终前怪他让自己经历这么一场“疯狂的手术”,逼问着:“为什么把我送上手术台?没接受这些艰巨复杂的程序之前,我不也好好的?为什么非得让我承受这种折磨不可?”  一晃过了好几年,可我不知道对于院方鼓励他太太动手术一事,他是不是已经原谅与释怀。  此后,每当有病患为该不该动手术而犹豫不决,我总会以这个故事予以警惕。但事实是,却也有不少患者在进行了肝切除术后,继续健康快乐地活着。  而这回参访蒙古癌症中心,还是不免要唤起这段不愉快的往事。  肝癌是本地男性第三大癌症  根据当地癌症中心的病例资料库,前年有3521起癌症新病例,其中原发性肝癌患者就有1380个。  在新加坡,肝癌是男性的第三大常见癌症,女性则患病率较低。全国癌症患者资料数据显示,2001年至2005年之间,每年共有9000起癌症新病例,当中肝癌患者约有400例。  这些数据并未显示病患的治疗结果,但真正痊愈的患者相信只占少数。  肝癌要确诊并不太难。癌肿瘤通过超声波扫描或电脑断层扫描可清楚显示,多数时候还会造成血液中的甲胎蛋白AFP (alpha-feto protein)癌肿瘤标志物上升,一般上都不需要再进行活组织检视进一步确诊。  肝癌若侵入血管组织无法切肝  肝癌患者的症状包括右上腹不适或疼痛,腹部肿胀,皮肤和眼睛泛黄,尿液呈茶色。皮肤泛黄是因血液中红血球败坏,胆红素滞留所引发。胆红素的副产品随尿液排出,加深了尿液的颜色,像是浓缩的中国茶。  肝癌的一大问题是,肝肿瘤往往是毫无预警的,只有在长到一定规模后才会被发现。很多患者在确诊的时候已届癌症末期,再加上肝癌会在肝叶上形成附属肿瘤,而一旦侵入血管组织,就不可能再进行肝切除术了。  化疗是另一个选项,但成效不尽如意。另有已受认可的口腔速释给药系统疗法,但我的肝癌病人试过这种疗程后,结果都令人失望。  肝炎痊愈之后病毒却没完全消除  新加坡的绝大多数肝癌患者都是B型肝炎病毒携带者。原因是,不少急性B型肝炎患者痊愈之后,体内的病毒不知怎么地并未完全消除,因而转变为慢性病毒携带状态。  好消息是,市面上现在已有B型肝炎疫苗,新加坡自1986年起规定所有新生婴儿必须注射B型肝炎疫苗。可以预见到,肝癌的数目再过十几二十年必定会逐渐减少。  说回乌兰巴托,听说当地人民的平均收入约是300美元(相等于410新元),获悉当地政府自1993年起也鼓励初生婴儿接受B型肝炎疫苗注射,这实在让人欣慰。由衷希望不久之后,蒙古的肝癌病例也能逐渐式微。